三星VR专利曝光 我怎么觉得设计师爱出老千 全景百态

三星VR专利曝光 我怎么觉得设计师爱出老千

据TechRadar网站报道,虽然三星在今年柏林国际电子消费品展览会上发布了新款Gear S3智能手表,但公平地说,智能手表革命起步缓慢。不过,智能手表可能不是三星推出的唯一一类可穿戴设备,一项新专利表明,三星还非常重视智能戒指。 三星申请的一项专利,显示了一款用户能佩戴在手指上,极具科技含量的智能戒指,它集成有按钮和传感器,可以用于控制其他联网设备。 TechRadar表示,戒指上的“+”和“-”按钮用于控制媒体播放音量,底面的一系列圆点表明它具有部分健身追踪功能,例如心率检测传感器。 用戒指控制虚拟现实体验? 不过获得专利并不意味着三星会推出相关产品,但探索三星如何利用专利中描述的产品是值得的。 智能戒指会被用来控制三星新生的Gear VR虚拟现实体验吗?TechRadar 称,Gear VR作为一款便携式虚拟现实头盔,与一款不显眼的控制器搭档可谓天作之合。三星的SmartThings IoT家居自动化中心也可能与智能戒指搭档。 但是,除可能的健身功能外,很难想象有人会利用智能戒指控制智能手机。 智能戒指领域的竞争尚不激烈,现有产品并未能引起轰动。
阅读全文
老司机戴尔给VR打好评 但就是不急于开发头显 全景百态

老司机戴尔给VR打好评 但就是不急于开发头显

据Computerworld 网站报道,20年前,弗兰克·阿佐(Frank Azor)和外星人另外3名创始人开始生产和销售首批游戏PC。当时,游戏PC只是一个小众市场,但20年后游戏PC发展成为一个大市场。 对于担任戴尔外星人和XPS产品部门总经理的阿佐来说,目前的虚拟现实与当年的游戏相似。他认为,虚拟现实是PC的未来,将像游戏一样受欢迎。虽然前途无量,虚拟现实市场目前却还不够成熟。 虚拟现实对戴尔很重要,但阿佐不想鲁莽地涉足该领域,然后再为当初的鲁莽后悔。他在谨慎地评估虚拟现实,因为虚拟现实头盔和用户体验问题尚未得到很好的解决。 阿佐说,“虚拟现实尚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,我们不想随随便便地进入该市场,推出一些无关紧要的产品,造成失误。”
阅读全文
VR到底有多火?从BAT到山寨小厂,都开始下手了 全景百态

VR到底有多火?从BAT到山寨小厂,都开始下手了

3月16日晚9点多,34岁的曹峻玮在北京刚刚开始吃晚饭。他当天从南京赶到北京,只为通过参与“2016第12届TFC全球移动游戏大会”跟VR(Virtual Reality,即虚拟现实)“行业小伙伴”交流技术成果。在南京读了7年书,2007年硕士毕业后,学航空宇航专业出身的曹峻玮身份变成Nibiru(睿悦信息)创始人之一。 这家总部设在南京的创业团队,员工人数仅100多人。借VR(Virtual Reality,即虚拟现实)热,历经几轮投资,“5、6月将启动C轮,融资规模过亿元人民币,公司估值10亿元。”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及即将进行的融资时,显得很开心。 本报记者采访的几家国内VR公司,成立时间都在三年以内。它们一致认为,2014年3月,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 VR公司是VR迅速在中国引爆的开始。年轻、正被资本捧在手心、对未来充满憧憬,这是对当下中国VR公司的集体注解。 这些分布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南京等地的VR创业公司,均宣称在某一环节拥有独创科技,但都对未来外资品牌长驱直入后有可能造成的冲击信心不足。数据显示,去年200多家VC在VR领域投资35亿美元。 值得注意的是,BAT也扳下开往VR的道岔。3月17日,阿里巴巴宣布成立VR实验室,将发挥自家平台优势,同步推动VR内容培育和硬件孵化。而在去年12月,腾讯已经宣布Tencent VR SDK及开发者支持计划。百度视频也于当月推出VR频道。 巨头在起跑线摆出了火拼的架势,一场大战前的硝烟味正在扩散。 VR投资潮起 据了解,阿里VR实验室的内部代号为GM Lab。在内容方面,阿里已全面启动Buy+计划,并将协同旗下的影业、音乐、视频网站等,推动VR内容产出。 腾讯在去年底宣布VR战略规划后,今年3月,推出集成了传感器和专用屏幕的头戴显示设备(HMD),即DK。 巨头觉醒来自于Facebook收购Oculus VR公司。而对于国内很多人来说,VR还如初恋女友的心思一样难以捉摸。 3月16日中午,本报记者在北京地铁上,打开国内某网站提供的宣称“VR带你看两会”链接,移动手机或人体旋转一圈,的确得到与看平面不同的多维度视角。这就是VR?曹峻玮否定了,他说,VR营造虚拟环境,令人仿佛置身现实中,“如果原本你在地球上,看VR好比你到了火星”。“沉浸”是从业者对VR视觉效果的常用描述词,这个用语渲染了普通人对VR的想象。 VR对投资企业形成巨大吸引力,这促使产生上述行业集体押注VR的现象。业界将2016年称为VR元年,认为在今年将出现更多面向消费端的产品,但亦有观点认为2015、2016这两年市场重在关注VR投资、布局,VR爆发期预计在2017-2018年。 3月15日,北京圣威特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、总经理杨涛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:“现在不管是国际、国内,针对VR完全没有(行业)标准,完全处于比较混沌状态,未来有实力的公司一定会脱颖而出。” 据本报记者近几年观察,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实景娱乐业务的重视,2015年10月,华谊收购圣威特部分股权,被认为是其加码实景娱乐的重要举措。 杨涛分析,对华谊而言,“IP如何落地是大问题”,一部电影拍出来,如何再度到景区、主题公园以另外一种方式去延续IP生命力,“这不是华谊兄弟完全擅长、专业的地方”。圣威特官网显示其“擅长运用光电艺术将虚拟娱乐实景化,通过虚拟现实及人机交互技术,打造独特沉浸式游玩体验。” 与杨涛的圣威特不同,蚁视(ANTVR)主要做VR、AR、全息现实等穿戴式设备。该公司负责人王兴华在3月14日下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,蚁视自己做研发,在国内国外都有专利。据他介绍,目前移动端设备技术含量很低,产品简单,但连接PC的VR头盔一体机相对来说更有技术含量。不管是做移动端还是主打PC端,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一套“核心算法”,像现在深圳许多山寨厂商,可以山寨一些产品外观、镜片,但产品核心算法却无法山寨。 王兴华坦言,现在市场很混乱,不过山寨厂商主要还是山寨移动端设备,如手机,想做PC端头盔还很困难。“移动端国内的话,深圳山寨厂家有一两百家,但做PC头盔厂商在国内不到10家,PC端头盔已经上市销售的也就只有四家左右。”他透露,国内VR厂商没有自主生产芯片,都是使用第三方,如高通、Inter等。 被联想、乐视等企业投递橄榄枝的蚁视,截至目前员工仅有60人。2014年3月蚁视成立并拿到500万元天使轮投资,当年12月接过红杉资本1000万美金投资,去年12月将3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收入囊中。“国内做的比较好的都拿到了融资,”王兴华提起资金语气轻松,同时,他表示,做硬件研发确实很烧钱。 Nibiru产品核心是VR系统及手机VR Launcher。该公司另一位市场部负责人吴增梅反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,Nibiru“连接外设与内容,属于中间层”,不做硬件设备,也不做研发,而是做VR系统,起一个硬件、软件之间的桥梁作用,“目前市面上VR一体机的系统是我们家的”。2015年12月,Nibiru宣布获得由和智资本领投、毅达资本等数家投资机构跟投的8000万B轮系列融资。2013年1月成立至今,Nibiru先后由青松基金(天使轮)、东方富海(A轮)、毅达资本(A+轮)完成了数千万的融资。 外资入境之忧 “未来十年、几十年,海外因素冲击,中国VR产业会变成什么样,那时才是行业洗牌的时候。国外大公司有能力、资历去颠覆,这是国内无法招架的。”吴增梅表达了她个人对VR市场未来的忧虑。 目前VR领域缺乏统一标准是事实。吴增梅认为,VR硬件系统很难形成像电脑产品一样的标准,类似Windows系统标准“成本昂贵,投入非常大,不是任何量级公司能做”。其次,从做芯片到做VR系统,这些厂商之间会涉及许多不同领域,“需要很多大厂支持,因为接口、标准不一样”。综合这些原因,她认为,国内VR尚处非常初级的阶段,涉足VR需要很深的技术积累,没想好就别去碰。更重要的是,目前用户普及度低,还没走向用户。这意味着VR距离产业化还有相当一段距离要走。 王兴华认为一旦VR市场真正激战,“到时候国内VR厂商活下去不会超过5家”。他向本报记者透露,做VR会有风险,但拥有核心技术就不用担心,“独家光学技术”、“复眼光学技术”,这两项是蚁视核心关键。把握核心技术的前提是什么?拥有核心技术人才。本报记者了解多家VR公司得知,这类公司共同点是技术员工比例最高。比如Nibiru公司100多名员工中,技术研发、产品设计人数达70%。 按王兴华预计,未来可能出现硕果仅存5家的情形,首先被淘汰的是“深圳小公司”。他认为这些公司只是“趁着风口赶紧捞点钱,等国外、国内主流(VR公司)起来之后,就不做这个了”。王兴华同样为当前VR市场没有统一行业标准忧虑,他认为发展一段时期后,可能会有巨头公司联合起来做标准,目前“小创业公司没这个能力去做”。另外,虽然人们对VR产品寄予未来取代电脑、手机的厚望,目前还相当于“大哥大”阶段,消费者体验市面上一些VR产品或多或少出现不适应,比如眩晕、呕吐,“技术还不是很完备”。 “深圳小公司”在曹峻玮眼里,是一部分客户。“我们不跟这些小喽啰为敌,我们做VR系统,是给他们提供帮助,小喽啰没有这个能力做系统又要做硬件时,他们要去卖产品,他们有渠道跟品牌效应,我们有技术。”对于合作的大厂,比如手机厂商,通过Nibiru的技术,在手机功能里嵌入VR,让消费者体验入门级VR感受,想要再进阶发展,在这一过程中,无论功能机还是山寨机都拥有机会。而且就如同手机市场的发展,山寨机在未来也有转正可能,变得“不那么山寨”。 提及未来外资进入后可能的激战,杨涛认为自己比吴增梅、王兴华所在的公司多了一层盔甲,那就是大家所作的业务不同,“做2B(意即针对客户)的话不会被国外厂商攻占,因为国外厂商没有在2B这块做太多研究,这块业务实力也未必比我们强。对于其他国内公司比较消极的态度,认为狼来了有风险,由于没有统一标准等,可能会对2C(意即针对用户,比如个体用户)这块造成打击。” 曹峻玮对未来抱有信心,“除了美国,中国会是第二个VR大国,中国有区别于国外企业的基因,我不认为外资品牌一进入中国就完了,但有些模仿很严重的领域可能就失败了。”中国VR企业明显优势在于资本介入,正是由于资本大量涌入,从2015年开始,许多公司加大研发,这极大刺激了中国企业在VR技术方面的革新,虽然相比美国底气还不那么足。 资本看中VR原因何在? VR激战、洗牌期到底什么时候出现?“什么时候资本真正冷下来,洗牌期就真正到了,等烧钱的人把钱烧光,资本会去投更有实力的公司,没有实力的公司很难吸引到资本的青睐。”杨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,“2015年下半年之前,资本对VR的投资是失败的,资本对这个行业并不了解,下一步,希望行业里的公司都踏踏实实把技术做扎实,真正把核心价值发挥出来,不至于等大潮退去的时候被淘汰掉。” “经过几轮大洗牌,产品性价比提升到观众能接受,那么最终剩下的一定是行业翘楚。”3月15日,乐视内容制作中心总监王玉珏对记者表示,至于一些公司忧虑的行业标准不统一问题,他认为,标准不同但只要最终呈现的内容“是同一个分辨率、高清就好了,只是效果、牌子不一样而已”。提及VR进入门槛高低问题,他认为,现在大家还是在技术参数门槛上厮杀,将来几年后洗牌会洗到“经验门槛”,没做过这个的人可能就进不去了,所以出手要早。 “乐视有很多好IP,将来要拍VR大电影,之前做的《太子妃升职记》、《芈月传》,都可以改编为VR版。视频媒体形式的变革,一开始从胶片时代转数码时代,从标清转高清,高清转到3D,现在是3D转VR时代,这么多历次技术革命中,VR是最大的革命。”王玉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。 资本又是看中了VR行业的什么特性?3月16日,深圳前海和智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一位高管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:“VR应用已经起来了,这是我们坚定看好的方向。”该人士透露,2015年12月领投Nibiru8000万融资B轮前,“我们碰到很多(类似企业),但也是挑来挑去,挑到了睿悦这家,我们看准了就配置了3000万。” 资本对VR是一时兴起还是真正“沉浸”到这个行业中?该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,VR无论硬件还是内容都已经成为趋势,现在就看技术的突破和内容丰富度,“如果还有好的(公司)还会投资,我们还布局了一家AR公司,都属于未来技术性成长行业”。 任何初起行业,单打独斗成功性降低,企业有可能走向衰败,上述人士强调,VR这个行业必须要众人拾柴,“众人都愿去做就好办,如果只是靠一两家就麻烦了。”
阅读全文
VR音乐发展有点慢 很多公司在做只是为了“装” 全景百态

VR音乐发展有点慢 很多公司在做只是为了“装”

《纽约时报》网站近日撰文分析了虚拟现实技术(VR)对音乐行业产生的影响。文章认为,音乐行业的VR内容开发进展缓慢,是因为音乐行业正在等待VR生态系统的成熟。 VR次元独家编译整理,来看看VR和音乐产业究竟是如何实现联姻,以下为文章全文: 加拿大顶级的流行音乐节目主持人Deadmau5与Absolut Labs公司合作开发的互动式VR音乐游戏Deadmau5将于周三发布。Absolut Labs是伏特加酒生产商Absolut Vodka旗下的创意孵化器。 Deadmau5游戏是音乐行业的VR项目之一。VR作为一种正在崛起的新媒介,将为音乐行业带来新的机遇,并提供一种连接音乐家和粉丝的新方式。 “这是我们拥抱VR的好方法,”Deadmau5表示。他还表示,他已经开始着手一个更大的VR项目。“这是对一项重大技术打开大门。”Deadmau5是一个狂热的游戏玩家,他在这款游戏中表现狂野,他甚至戴上了一个运动跟踪器,以记录他的一举一动。 其他艺人,如杜兰杜兰乐队(Duran Duran)、U2、The Weeknd和杰克·怀特(Jack White)也发布了360度视频。电子乐队Moderat制作的幻想曲《Reminder》最近在VR应用NYT VR上首次亮相。 VR技术可以让艺术家探索艺术与技术的交叉点。今年9月,VR视频展《Björk Digital》将在伦敦著名的萨默塞特宫(Somerset House)推出。去年,纽约MoMA PS1展会推出了一款新的多媒体设备I Wanna Destroy,该设备包括一个VR头盔。 到目前为止,只有很少的艺术家推出了VR现场音乐会。2014年,英国酷玩乐队(Coldplay)进行了一场VR演出。创业公司JauntVR发布一些VR演唱会片段,包括保罗·麦卡特尼演唱的《Live and Let Die》。”Absolut Labs发布了加拿大艺术家鲍勃·摩西(Bob Moses )的一场VR音乐会。 尽管VR音乐数量有限,但它们已经足以激起音乐产业界对VR的兴趣。一些唱片公司和音乐会主办机构正在努力寻求与技术公司合作。 NextVR公司是酷玩乐队2014年VR演唱会的制作方,该公司今年5月宣布,它已经与Live Nation公司合作,以推出更多的VR音乐会。NextVR之前专门从事体育赛事的VR直播,NextVR副总裁大卫·克拉默(David Cramer)表示,与Live Nation的合作有助于扩大业务范围。 旗下拥有阿黛尔(Adele)、坎耶·维斯特(Kanye West)和泰勒·斯威夫特(Taylor Swift)等歌手的环球媒体集团(Universal Media Group)最近也宣布与 iHeartMedia公司建立合作关系。 尽管NextVR至今只发布了一首VR歌曲:酷玩乐队演唱会中的歌曲《A Sky Full of Stars》。但克拉默表示,NextVR正在组织一些歌手参与VR演出,并将在今年夏天发布。 VR行业新闻网站Road to VR的共同创始人Ben Lang认为,音乐行业的VR内容开发进展缓慢,是因为音乐行业正在等待VR生态系统的成熟。“许多媒体公司与VR技术公司的合作是一种战略合作,其目的在于彰显自身的市场领导地位。”他说。 VR和音乐行业的结合有一个困难:在消费者中普及VR设备仍然是一个挑战。谷歌(微博) Cardboard和三星Gear VR的用户可以观看移动设备上的免费内容。今年发布的一些高端VR设备,如售价 600美元的Oculus Rift和售价800美元的HTC Vive,可以为观众提供更好的VR内容,售价400美元的索尼PlayStation VR则将VR带入了视频游戏机。 尽管VR硬件的普及滞后,这并不影响Vrtify等VR创业公司继续开发VR内容。 Vrtify公司已经与英国的Florence and the Machine乐队和Mumford and Sons乐队合作,为Vrtify平台开发基于现场表演的VR内容。Vrtify公司于今年1月份推出Vrtify平台的测试版,并计划在今年10月推出该平台。 Vrtify的模式是寻求与艺术家和音乐发行商合作,以获得音乐版权。 与NextVR等公司提供免费内容不同,Vrtify正在尝试订阅和计次收费模式。Vrtify公司联合创始人Facundo Diaz表示,该公司收入的70%将支付给作品版权人,该公司获得剩下的30%,这种收入分配模式类似于音乐流媒体业务。 “这样的收入分成模式有利于我们与唱片公司和艺术家建立合作关系。”Facundo Diaz说。“它已经为我们打开许多扇门。”
阅读全文
VR这么多领域 微鲸VR为何偏偏看中了VR直播? 全景百态

VR这么多领域 微鲸VR为何偏偏看中了VR直播?

2014年2月,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VR创业公司Oculus,引发了外界对VR的关注,同时也带动了国内一大批公司在VR领域的布局,华人文化和其旗下微鲸就是其中的一员。 8月8日,微鲸VR母公司华人文化(CMC)宣布,B轮入股美国VR直播公司NextVR,这已经是华人文化和微鲸VR近三个月以来第三次在VR领域展开重大资本动作:5月31日,微鲸与上海文广(SMG)、JAUNT合资成立JAUNT中国,总投入超过1亿美元;4月25日,微鲸宣布,将在全球范围内投入10亿元创新产业基金,联手合作伙伴生产出1万小时的VR内容。 【延伸阅读】搞定了科比谢幕战和美国总统大选,NextVR凭什么成为VR直播老大? 短短几个月,华人文化和微鲸在VR领域频繁出手,在内容领域全面进入体育、音乐、影视等VR核心娱乐品类,内容合作伙伴包括Comcast、迪士尼、NBA、福克斯等国际巨头。 VR次元独家专访微鲸CEO李怀宇,梳理微鲸在VR领域的战略布局,解读微鲸在VR领域面临的机遇或挑战,同时也为国内公司入局VR提供借鉴。 VR布局首选VR直播 从4月的VR战略大会至今,华人文化和微鲸在VR领域有了多重布局,VR次元对此进行了梳理: 从表中可以看出,微鲸布局VR主要选择从“直播”这一路径切入,包括多项综艺节目和体育赛事的直播。微鲸CEO李怀宇对VR次元表示,微鲸选择在直播领域深耕VR,主要是基于两点考虑: 有市场:VR带来的临场感和沉浸感,符合很多体育和文艺爱好者的实际需求。 有能力:在目前VR技术中,直播技术相对VR游戏等技术,相对走的更靠前,在VR体验上会做的更好。 从市场规模上看,VR次元独家发布的高盛VR报告显示,到2025年,VR直播的市场空间将达到25亿美元;从用户接受度方面来看,一项最新研究显示,消费者最感兴趣的VR内容前三名是旅游(74%支持率)、电影(67%支持率)和现场直播(67%支持率),由此可以看出VR直播在用户心中的分量。 李怀宇进一步解释微鲸在VR直播领域的两大优势: 资源层面,微鲸可以借助华人文化的内容IP优势,并拥有很多合作伙伴。 技术层面,微鲸的直播团队具备很强的研发能力,比如利用自主研发的八面体编码,可以在不降低清晰度的前提下,降低一半的带宽使用量,既降低了成本,又提高了流畅性。 VR直播的题材涵盖很广,NextVR曾利用VR技术直播演唱会、NBA和橄榄球比赛,里约奥运会、平昌冬奥会也都将采用VR直播、转播的方式,有公司甚至还利用VR技术直播美国总统大选辩论。但在众多题材中,究竟哪些更适合用VR技术进行直播呢? 李怀宇坦言,微鲸做过国足、拳赛、格斗、花样滑冰以及演唱会的VR直播,VR+演唱会和VR+体育都有所尝试。相对来说,大多数场地范围较小、项目相对偏静态的VR直播,适合画面捕捉,技术难度更低,目前的用户体验会更好一些。 VR直播瓶颈亟待破解 眼下,VR直播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,清晰度、互动性、带宽网速、延迟性等问题都是制约其发展的重要因素。 国外科技网站CNET的记者Scott Stein戴着VR头戴设备观看了一场CNN直播的民主党辩论,并记录了他的真实体验,VR次元进行了总结: 1、VR头盔将观众拉到了直播间,但却感受不到现场的真实气氛。进入VR世界后,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倾听辩论内容,我也不知道周围人对辩论的反应如何,一点存在感都没有。 2、VR直播最大的优势就是强悍的“临场感”,不过为了这份“临场感”,它也作出了许多牺牲,视频在锐度、对焦和纯净度上都不够优秀,视频质量跟电视直播相比,有一定的差距。 3、全景视频的特性让观众能真实看到自己周围人的活动,不过这种特性也带来了一个问题——精力不集中。 4、用户在观看直播时,经常需要与周边的人进行互动,不过在VR直播中,这一切目前都不会发生。 从这些问题来看,要想解决VR直播槽点,需要从直播拍摄端、传输端、观看端做出多重改进,更进一步看,为了让摆脱用户收看VR直播时的“无聊感”,未来的VR直播应该嵌入更多的输入设备和互动元素,比如将手柄变成虚拟世界中的双手,可以触摸VR直播画面中的某些物体。 微鲸针对当下的VR直播痛点,提出了下面这些解决方案: 在视频质量方面, 使用八面体算法优化,在现有的带宽条件下,提供更高清的的观看体验; 在互动性方面,随着微鲸开发的软件的交互和社交属性内容的植入,受众在虚拟世界中除了直播观看之外的体验,将会有更加丰富的体验。 此外,VR直播还有一大掣肘:成本太高。曾有媒体报道称,VR直播成本主要是传输端的成本,拍摄当下要算的是普通人力成本,后期制作假设拍上最高10分钟VR的内容,再传输到云端,大概直播成本是1万元。 对此,李怀宇表示,带宽的成本来自两方面:一是现场信号上传到服务器需要申请运营商专线,单次直播成本区间大概在1万到5万,和具体节目时长、用户数等无关,另外一个是CDN出口带宽的成本,即从服务器到观看用户直接的带宽成本,如果保证较好的VR观看体验,单用户的带宽需求会是传统视频的10倍左右,但基于目前的用户基数来说,还没有到不可承受的地步,但未来一定是成本的大头 。 要解决这个问题,就不得不提到与微鲸结盟的NextVR。2014年9月,NextVR自主研发一套价值18万美元的红龙摄像机系统,其采用了6台Red Epic Dragon(俗称红龙)6K摄像机,能够拍摄立体的360度视频。这套系统的特点就是,可以利用专有的流媒体解决方案让用户可以通过一般的家庭、移动互联网来观看此分辨率的视频。 与Next VR的结合,或许可以帮助微鲸解决这个壁垒。李怀宇称,微鲸利用NextVR的的算法,可以让用户实现低带宽流畅观看VR视频,有助于降低直播成本,加快VR直播的推广。 除了直播,这些领域也应该尝试 VR技术的日益火爆,同时还在拉动一个全新的视频市场——360度全景视频。 虽然360度全景视频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VR技术,但它已经成为绝大多数用户走向VR时代的必经之路。YouTube、Facebook、三星等都已经上线360度全景视频平台,国内公司也“蠢蠢欲动”,微鲸自然也花了大力气投入其中。从上面的表中可以看到微鲸录制了李宇春新歌MV的VR版,并拍摄了VR情景剧。 但目前行业也存在一定的乱象,正如前文所说,全景视频并不是真正的VR技术,但国内大部分视频公司都在利用VR视频的标签,推出全景视频。 一位在PC时代就从事360度全景视频的开发者表示,对于研究VR的人而言,他们对360度全景视频可能有一点点恼火,许多体验过360度全景视频的人都把它视为VR技术,但事实上它并不是。 VR视频与全景视频的差别(VR次元整理) 李怀宇对此也抱有相同的看法:VR产业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,用户的接受度还在比较初级的阶段,因此也需要一些企业能够通过真正的VR视频来引领用户的认知,给到用户好的体验。 随着VR视频的日益火爆,就不得不提起VR视频的升级版本——VR电影。根据市场调研机构Digital-Captial的预测,2020年,整个VR市场的营收将达到300亿美元,其中VR电影贡献的营收仅次元游戏和硬件设备,因此VR电影同样也是微鲸要打通的领域。 此前,微鲸、上海文广(SMG)、JAUNT宣布成立“JAUNT中国”,复制JAUNT在美国的所有业务,主要聚焦VR影视行业。 按照李怀宇的描述,微鲸未来要重点完成VR影视的生态布局,即从前端的拍摄到后端的观看体验设备,要围绕这两端形成VR内容的制作和平台的搭建。 小结: 通过对微鲸VR的布局梳理,我们可以看出,微鲸有很清晰地VR战略定位:制作包括直播、影视在内的VR内容,并搭建内容平台,毕竟“背靠”华人文化这座大山,微鲸在版权、IP、拍摄团队、资金链等方面有天然的优势,虽然也有VR硬件的布局,但并非微鲸的核心战略,这或许对于硬件能力较差的国内公司来说,是一个很好的借鉴。
阅读全文